和婆婆同居的日子

发布时间:2022年06月18日
       第一章 丑媳妇六月见公婆。早上十点, 许斌准时出现在了西雷的公寓门口。打开门, 徐斌的眼中依旧是惊愕。荷花色的荷叶边长裙遮住了西雷年轻的身躯。她的皮肤是紧致的瓷白, 涂着淡淡的唇彩和橘色的胭脂, 显得更加有活力。 .你准备好了吗?徐斌进了屋。西雷在他面前撒娇:好看吗?好的!你穿什么都好看!两人相识一年, 徐斌终于带着漂亮的女朋友来看望父母, 脸上洋溢着毫不掩饰的喜悦。徐斌毕业于政法学院, 席雷就读于师范大学中文系。一年前, 他们在两校的毕业聚会上相识。徐斌看到西雷, 瞬间惊呆了, 暗恋, 开始不断的打电话发短信。那个时候, 西雷忙着找工作, 没时间理会平淡无奇的徐斌。很快, 希蕾终于找到了一份满意的工作,

在一家知名女性杂志担任编辑。那天心情不错, 许斌的短信来得正是时候:有时间, 我们一起吃饭吧?故事从那天开始。一番接触后, 徐斌的温柔、谦逊、体贴、细心, 渐渐打动了西雷。和希蕾一起租房的姑娘梅洛睡眼惺忪地从屋里出来, 打着哈欠, 开玩笑说:丑媳妇要去见公婆了。西磊, 加油!西雷笑道:去吧, 你就是丑媳妇!西雷和徐斌在超市买了一些礼物, 打车去了。出租车停在了城里最繁华的高档住宅区之一。
       他的家在 C 区的第 11 位层。许斌没有带钥匙, 他妈妈打开了门。西雷终于见到了徐斌的母亲方巧珍。她个子不高, 有点黑, 有点胖。她不像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, 没有普通官夫人的宠溺。希蕾放下悬空的心, 甜甜一笑, 叫道:“阿姨, 你好!方巧珍也和善的笑着让儿子和希蕾进了房间。客厅里看报的中年男人是徐斌的父亲徐长天, 听徐斌说他父亲在一家大型国企的人事部, 席雷打了声招呼, 和徐斌一起坐在沙发上, 把水果和营养品放在茶几上徐斌妈妈倒了茶, 爸爸很和蔼, 随口问施施, 他家在哪里?你爸妈身体好吗?怎么办?诸如此类的问题。席雷一一回答, 席雷的家在C市, 离A市不远, 是一个普通的家庭, 爸爸是医院的医生, 妈妈是老师, 还有一个弟弟, 还在上大学, 家庭背景简单纯真. 徐斌的妈妈坐在旁边, 不断地看着西雷, 坐了一会儿,

走到了厨房做饭。西雷和徐斌留下来, 和父亲闲聊。过了一会, 徐斌觉得无聊, 拉着西雷:走吧, 我带你看看。西雷这才注意到, 他的房子很大, 三房两厅两卫, 实木地板, 中式家具。它简单而古朴。父母的房间在朝阳的房间里, 墙上挂着用老照片做成的婚纱照, 看起来很奇怪。旁边是图书馆。管理类书籍很多, 看得出来这是我父亲经常呆的地方。地方。徐斌的房间在北边。
       墙上挂着很多他童年的照片。书架上放着他在大学读过的书。席雷翻了翻书和徐斌的照片。徐斌打开电脑, 下载了电影。突然, 电影中出现了火辣性感的场景。脸色一热, 忍不住回头看向西雷。看到那一幕, 西雷笑骂道:色欲!徐斌忍不住过去拉着希蕾亲了亲。门半开着, 西雷不敢出声, 用力将他推开。正好我妈在外面喊:该吃饭了!徐斌, 叫西磊, 洗手吃饭!席蕾听到她叫她席蕾, 语气亲切又熟悉, 心中的好感度又增加了几分。然而,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出乎西雷的意料。席蕾去洗手了, 就在客卫外面, 徐斌到另一个卫生间洗手, 妈妈连忙飞过去, 假装跟儿子胡乱说话, 没想到还在那里摸了摸他。他没有生气, 转身走了出来, 脸红了。西蕾看得一清二楚, 目瞪口呆。这对母子在做什么?太变态了餐桌上, 父亲一向保持着温和谦虚的样子, 热情地招呼着西雷多吃点东西。徐斌的妈妈也热情的为大家服务。饭菜很丰盛, 看得出来许斌的妈妈当了多年的家庭主妇, 厨艺也不错。
       西雷早上没吃早饭, 肚子饿了, 也没客气。徐斌也饿了, 就低着头吃饭, 但他妈妈吃的不多, 除了席蕾, 开始给儿子端菜。骨头、虾和鱼头都放在我儿子的碗里。见他狼吞虎咽, 他笑道:“儿子, 多吃点,

动动脑筋, 吃鱼补脑。”西蕾心中暗笑:别人不都是没脑子的吗?徐斌吃得很快, 几下就吃完了两碗饭。见西雷碗里的饭没少下去, 他觉得自己把她丢在外面了。他又拿起筷子给了西雷一块排骨:多吃点, 你太瘦了!他的妈妈也开始吃饭了。吃完一碗, 我又给了自己一碗。我吃了两口, 感觉很饱, 就把剩下的碗给了徐斌的父亲。夫妻一起吃剩饭是很常见的。和徐斌出去吃饭的时候,

徐斌把西雷的剩菜都吃光了。不过, 他爸可能觉得有外人, 不好意思, 把碗推到一边, 说:谁吃你的剩饭!都是这样拉的。妈妈有些不悦, 但很快不以为然地调侃道:“你装什么?都亲过我了, 还嫌弃我!”父亲脸一红, 徐斌瞪了母亲一眼, 西雷假装没听见, 继续吃饭。父亲觉得不好意思, 找个借口抽了根烟, 往客厅走去。徐斌也吃完了, 推了碗, 去客厅看电视。把剩菜放在一张大桌子上, 徐斌的妈妈开始收拾碗筷。席雷正要一起帮忙打扫卫生, 妈妈笑着说:“别担心, 和彬彬一起看电视!”西雷想起了许斌在路上的话, 道:“宝贝, 给我点面子, 在他们面前表现出来。”所以收拾碗筷来洗是很有诚意的。妈妈推开西雷说:“不要, 你第一次做客,

等你结婚再说吧!西雷放下碗就出去了。听我妈说你结婚了, 心里还是很甜蜜的, 对这个未来的儿媳妇应该是挺满意的。席雷和徐斌在客厅看电视, 父亲在看报纸。大家无话可说, 很是尴尬。过了一会儿, 妈妈也洗了碗, 切了水果给大家吃。西雷拿了一小块苹果。他的父亲还在看报纸, 一动不动。妈妈用牙签捡起一个苹果,

亲昵地走近老公, 喊道:老公, 吃水果!西雷连忙扭头看电视。他见惯了父母这一代平淡喧闹的人, 却突然不习惯徐斌父母的相处方式。吃完果子, 西雷给徐斌使了个眼色, 让他送她回去。临走前, 他妈妈坚持要堡垒给西雷一千块钱。惜蕾知道, 第一次见父母, 就送了她一份礼物, 心想她和许斌反正要结婚了, 就大方收下了。